温岭:“银发治理”力促和谐
日期:2018-07-08 浏览

“患者死前在医院多次昏迷,院方对病情发展没有充分考虑,应负一定责任。”日前,在温岭市某医院,“老娘舅”李家顺的及时调解,让医院一方明确自己存在过错,也让患者一方的情绪得到缓和。最后,双方同意通过责任鉴定解决,一起医患纠纷得以消弭。

这是温岭市人民调解委员会日常工作的一幕。温调委于2009年正式揭牌成立,由来自公安、法院、司法、卫生等系统的退休干部组成,专业从事各类调解工作。这帮平均年龄67岁的“老娘舅”,为当地的法治建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目前,温调委下设医疗纠纷、劳动争议、婚姻家庭、海洋渔业等9个调解室,27名调解员共接待法律咨询3万余人次,调解各类案件8994起,解决争议标的额5.4亿元,案件调解满意率100%。该委先后被省委、省政府评为“全省优秀人民调解委员会”,被国家司法部授予“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委员会”称号,荣立“集体三等功”一次。

100%调解满意率是如何做到的

“注重调解技巧,认真分析案情,从而走进村民的内心,就没有解不开的矛盾。”多年的调解工作,让调委会主任李家顺练就了一套“读心术”:善于从细节中捕捉矛盾双方的情感变化,并就此走入当事人的内心,寻找解决矛盾的突破口。

2014年,箬横镇一村民因饮酒过度出现不适,在送往医院就诊后心脏骤停。患者死后,家属认为医院抢救不及时,与村干部一起“闹”到医院。

调解过程中,李家顺和调解员发现,带头人多为劝酒者。“酒店的监控调出来”“喝过的酒全部封存”“劝酒者要追究民事赔偿责任”……一针见血的几句话镇住了全场,避免了过激行为的发生。此后,调解得以顺利进行,双方最终达成协议。

这样的例子在调委会的工作中频频出现,数据显示,温调委成立至今,共调解各类案件8994起,调解满意率100%,无一悔案,无一错案。

“退休干部具备独特的政治优势、经验优势、威望优势。”温岭市老干部局相关负责人道出了个中秘诀。老干部们本身具备较强的专业知识背景,长期在一线工作,又积累了丰富的实际调解经验和较高的社会威信,在调解中,他们注重技巧,诚恳对待当事人,收到了广泛的好评和尊重。“以心换心,把大量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扎牢和谐稳定的‘第一道防线’。”

撑起弱势群体“腰杆”

2010年,林某在温岭一家民办医院割痔疮,术后因厌氧菌感染致死。死者家属找医院讨说法,却被医院推脱搪塞,多次寻访未果,直到遇见温调委的诸葛碧如。

“我一看病历,就发现医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退休前,诸葛碧如是城南镇卫生院院长,多年的内科临床经验练就了他的“火眼金睛”。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诸葛碧如对医院和死者家属双方都进行了走访。在医院,发现手术存在不规范,主刀医生已逃逸。另一方面,了解到死者家中孩子还在上学,“顶梁柱”的倒下让本就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摸清状况后,诸葛碧如主持调解,加快责任明确、赔偿兑现。最终,林某家人的权益得到维护,挺过了难关。

“学生时代就有一个法官梦,主持社会公平正义,没想到在退休后实现了。”今年是诸葛碧如加入温调委的第九个年头,面对尖锐的医患矛盾,他和委里的一帮“老娘舅”当起了“黏合剂”,“理清责任关系,为弱势方讨回公道。”

不管是周末还是假日,纠纷矛盾的现场总有温调“老娘舅”们的身影。“快的3小时,慢的1个星期都能解决。”老诸葛有个习惯,每次调解完他都要亲自送对方到大院门口,“看到他们满意离开,就是我坚持的最大动力。”

功夫在案外

今年3月,陈宗明把办公场所搬到了横峰街道。“我和调委会同事5人一组,按照‘民房不能办企业’的原则,为鞋业整治做好调解工作。”2个多月来,老陈为腾房退租费尽口舌,“忙的时候一天要接待几十人。”

全域改造是温岭今年的中心工作之一,眼下正开展得轰轰烈烈。为争取广泛的群众支持,温调委主动请缨前往一线。截至目前,成功调解197起,争议标的达2144万多元。

在调解中,银发“老娘舅”们不是就案办案,而是举一反三。他们结合法律咨询,引导群众自觉守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靠法,参与“法治浙江”建设。调解中遇到的一些社会反响较强的问题,“老娘舅”们还会写出建议和意见书,送交相关部门。

近年来,温调委5件调解案例获省司法厅优秀调解案例等嘉奖,其中《无痛分娩引瘫痪三年纠纷巧化解》案例,在2015年由国家司法部、全国普法办主办的“我的调解故事”中获优秀奖。李家顺、诸葛碧如分别被评为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全国人民调解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