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法》落地一周后 电商行业有什么改变?
来源:中国台州网 日期:2019-01-10 浏览

1月4日,距离我国首部电子商务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实施已过去3天。

这天上午,路桥区核发了该区首张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办理人是路南街道台州市路桥言成电子商务商行的盛龙。三门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则于这天下午颁出了该县的第一张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李女士从事化妆品代购生意多年,已经在韩国当地获得营业执照……听说《电商法》从1月1号起开始正式实施,就赶到三门县行政审批中心申领营业执照。”

前后历时5年,3次公开征求意见、4次审议之后出台的《电商法》,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所称电子商务经营者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都需要依法办理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进行依法纳税,纳入国家监管。这意味着,我国的电商行业从此进入“有法可依”的时代。

如今,《电商法》已落地一周有余,电商行业有什么改变?

朋友圈热闹依旧

2019年的第一个周日,中午12点,椒江人周娟娟在微信朋友圈发完当天第4个化妆品的代购广告后,准备吃饭。“(朋友圈)好像没什么变化,我们继续发(广告),有需要的人跟往常一样下单。”一小碗饭就快见底,周娟娟的手机响了,一位老客户下单购买她刚发的那则广告里的眼霜产品——这是从上午9点以后开始“营业”的周娟娟接到的第5单生意,“全是老客户”。

《电商法》正式实施后的这一周有余,活跃在朋友圈的代购、微商们依旧忙碌地刷着屏,对她们来说,“似乎什么都还在正常运转”。

“不太正常”的现象只在《电商法》落地当天有所体现。1月1日,在周娟娟发出一条“歇业一天”的朋友圈后的3个小时,她的“同行”黄岩人沐沐(网名)也发了一条朋友圈:“今天开始,基本朋友圈要停一停了。需要所有商品,直接微信我就好,或者翻翻我最近的朋友圈。”但仅仅过了10分钟,她就发出了一条九宫格的化妆品广告,与以往不同的是,商品并非实物,而是以手绘漫画的形式出现,广告文案和商品名称也“改头换面”,例如一款SK2的产品被介绍为“神仙喝的水”,诸如此类。事实上,为了防止被系统判定是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少人都在这一天感受到代购们画风突变的朋友圈。

但仅仅一天过后,一切又恢复如往常。

尽管还保留着那条“朋友圈要停一停”的消息,但1月1日当晚,沐沐的朋友圈就“恢复了正常营业”。1月7日,记者联系上她时,她表示“一切都很正常”,下单量甚至还略高于上个月同期。谨慎的周娟娟,则在第二天“正常开业”。

《电商法》落地后这一周有余,朋友圈热闹依旧。

在朋友圈做了几年海淘代购、目前“营业利润还没有达到1万元一个月”的“贵贵”(网名)对此给出的答案是:“《电商法》对小户没啥影响,大户要着急。”

在《电商法》的相关规定中,并不是所有卖家都必须办理营业执照。依据其第十条的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但是,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除外”。其中比较关键的豁免范围是“零星小额交易”的定义,目前具体标准还有待明确。但姑且可以因此得出一个结论:那些还在微信朋友圈活跃着的经营者们,应该就是所谓的“小户”了。

但在朋友圈干了5年代购的“小户”周娟娟心里清楚,“大家变得小心翼翼的了,至少在心理上是这样,毕竟有一部法律出台了”。她说:“我们也都想继续从事这个行业,所以大家现在都还在观望。”

与之相比,销售规模大的卖家,即“大户”,确实表现出了较大的担忧。

尽管温岭人庄庄(化名)不愿透露自己的月销售额到底有多少,但却承认自己确实属于“大户”——做微商七八年的时间里,她已经买了两辆价值近百万元的豪车。自1月1日起至今,庄庄的朋友圈和QQ空间更新显得异常低调,只有一个二维码配图,文字则说明产品以后只在微商相册里进行更新,并强调可以转去支付宝进行下单交流。与此前每天动辄几十条的产品图片刷屏式地宣传方式大相径庭。

“我们团队都被要求这么做,听团队里其他人说,已经有好多微商大户被封号了。我现在感觉很紧张,朋友圈的广告要适可而止。”庄庄说,接下来,自己要研究一下怎么申请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然后再做打算。

电商平台将开始一场变革

1月6日下午两点,路桥人“虫虫”(网名)的淘宝代购店进行了2019年的第一期上新,主打产品是分别来自日本与韩国的几款护肤品。但仅在几天前的去年年末,“虫虫”的这家粉丝数为8万、资质5000元、2010年开店的“代购小站”还打出了“清仓甩卖”的广告,她坦承,当时这么做的原因正是“担心《电商法》正式实施带来的不确定性”。她朋友的淘宝店——一家拥有5万粉丝的韩国代购店铺,此前也打出了“在电商法出台前全部清仓出售”的旗号。“虫虫”表示,那几天,她们店里的销量都很不错。

1月7日,记者没有在“虫虫”和她朋友的淘宝代购小店的店铺基础信息中发现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在“虫虫”的淘宝店铺首页的醒目位置,写着“本店商品均是店主朋友在日本采购,统一发货到上海,再从上海发货到买家手中,我们承诺只代购原装正品”,除此以外,便是产品图片。

“我们现在还是懵的状态,还没有接到淘宝平台给出的任何具体的操作细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虫虫”表示,但也有外省的小伙伴说,已经收到通知,“淘宝马上要开始严抓店铺营业执照了。”“我接下来的打算,是按照规定先去申请营业执照,如果这行真的挣不到钱了,我就只能考虑退出淘宝了。”“虫虫”说。

此前有媒体报道,“对于《电商法》落地后,个人在淘宝开店是否有一定限制,淘宝方面表示,目前开店没有强制要求上传执照,不过已对没有证件的卖家作出引导,这个过渡期具体到什么时候还未明确,到时候是否会有强制限制也还未知。尚未办理执照的淘宝卖家不用过于着急,淘宝方面建议卖家可以转行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等不用执照的行业;对于不愿转行体量又比较小的卖家,淘宝推出淘宝小镇,免费提供淘宝小镇注册地址以及一些便利的在线注册登记服务。”

尽管大多数店家还处于迷茫中,但办理一张符合条件的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显然已成为业内的头等大事。记者注意到,在微博、贴吧等社交平台上,已经出现“代办电商经营营业执照”的广告了。

为了配合《电商法》的顺利实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于去年12月3日发布了《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做好电子商务经营者登记工作的意见》,其中明确电子商务经营者申请登记为个体工商户的,允许其将网络经营场所作为经营场所进行登记;允许将经常居住地登记为住所……

1月4日,路桥区成功核发首张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受益者为台州市路桥言成电子商务商行的经营者盛龙,他所办理的营业执照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场所为拼多多平台,组成形式为个人经营。三门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则于当天下午颁出该县的第一张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从事化妆品代购生意多年,并已在韩国当地获得营业执照的李女士表示申领过程还是“挺方便快捷的”,“只拿着身份证和微店平台出具的网络经营场所证明,填写一张申请表,不到15分钟就领到了营业执照”。

1月7日上午,通过核对电商经营者潘岳荣提供的《个体工商户注册登记申请书》、身份证明、网络经营场所使用证明等材料,椒江核发了该区首张电子商务营业执照,其执照注册地址为拼多多网站平台。与此同时,椒江洪家市场监管所按照住所申报制和全城联办制,仅凭一张身份证,为地址为椒江赤山东路的微商余婷婷核发了台州市首张微商电子商务营业执照。

至于店家们颇为看重的税收方面,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在早前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对代购来说,只要依法进行工商登记,不一定非得注册成公司,实际上可以登记注册成个体工商户,而且国家有相应政策,如果一个月销售额不超过3万元,一个季度不超过9万元,到2020年12月31号,都是免除增值税的。”